旺财体育讯:
上周三(2019年2月13日),担任德国足协学院总监的比埃尔霍夫(Oliver Bierhoff,2018年起由德国国家队总经理转职)在发佈会中表示,要令德国足球重新回到世界之巅,在2021年正式启用的德国足协学院(DFB Akademie)将会是德国足球发展在未来极重要的一个项目。
德国足协为德国足协学院耗资了1.5亿欧元。德国足协为什麽用这麽多钱来建设这个学院?前德国国家队的名将比埃尔霍夫就是项目的策划者和推动者。比埃尔霍夫希望将足协的各个职能部门集中起来,建立一个综合性的基地,「各级别的国家队在这里训练、为教练、球探、球证和最好的年轻球员提供培训」,其实十年前比埃尔霍夫就呼籲建设一个类似法国克莱枫丹的足球基地。
这是一个大数据的时代。即使足球俱乐部可以独立作整合和分析,但各俱乐部的计算标準和分析素质并不划一。而德国足协希望将足协的各个职能部门集中起来,作统一性的数据整合和分析。全国由德甲至到地区联赛再到青年联赛的过万位球员将会在这里有专门的报告: 定期的体能报告、训练报告、伤患报告等等。所有测试和分析会在这个地方进行,著名的电子科技及软件公司SAP为业界的龙头,他们已经与德国足协学院达成协议,并会赞助德国足协学院一切科技和数据分析上的需求;除此之外,著名的医疗科技及产品公司Philips,也会赞助德国足协学院。而德国将会集中在这里做球探、球證和教练培训。每年为德国出产数百名教练的韦斯维拿教练课程(Hennes-Weisweiler Academy),也会移师至德国足协学院的大楼里,方便各部门的交流。
德甲

2013年,德国足协学院的想法正式进入议事日程。到了2014年3月,德国足协批准了整个计划。最初的预算是8900万欧元,并且开始征集设计方案。後来因为要增加更多场地,预算提高到1.5亿欧元,这笔钱大部分是德国足协自己筹措,项目地点就放在德国足协的所在地法兰克福。
按照最初计划,这一项目应该在2015年开始前期準备的工作,2017年奠基,2018年年末竣工。可是在建设项目的地皮上出了波折。德国足协看中的这块地原来是一个赛马俱乐部和一个高尔夫球场,所有权属於法兰克福市政府。德国足协与市政府达成了租赁99年的协议,但赛马俱乐部不同意。因为这个俱乐部有悠久的历史,他们发动法兰克福的市民共同反对拆除这里的建築。
赛马俱乐部甚至找出一份历史文件,證这里曾属於犹太大亨魏因貝格家族。当年的亚瑟·魏因貝格当过20年赛马俱乐部的主席。1935年,纳粹党签署的臭名昭著的「纽伦堡法令」,取消犹太人的公民权,犹太人的资产被收缴,正是在这一特殊的历史时期,这块土地所有权被转交给法兰克福市政府,而市政府没有付一分钱。因此俱乐部认为,市政府获得这块地是非法途径。(资料来自:德国足球现场Tatort)
赛马俱乐部通过收集市民签名,提出通过举行全民投票来决定是否要保留赛马场,结果法兰克福人做出的选择是赞成修建德国足协学院,比埃尔霍夫很高兴的表示:「我想这说明了法兰克福人的决定,他们认同了德国足球的未来。」国家队主教练勒夫也向法兰克福市民致信说:「法兰克福应该是一座足球的城市。」
这场风波结束了,德国足协学院的建设工作延误了两年也终於开始,预计2021年初便正式落成。
比埃尔霍夫认为数据结合运动是未来足球无可避免的趋势: 「这里会像是矽谷和哈佛的混合体,这就是我们的任务,让这个项目继续发展。」
德甲
德国足协秘书长桑德洛克(Helmut Sandrock)表示: 「既然我们在法兰克福建立了足协学院,那麽德国足协总部及其员工也会随後迁移过来。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创造协同效应和认同感。在此之前,我们的管理和运营因空间和物流受到了很大的限制,造成有些业务不得不外包出去,之後有了足协学院,那些都不是问题了,我们所有的工作都可以在足协学院完成。」
球探、球證和教练培训课程,训练和体能报告的数据整合与分析,青年国家队的集训……在未来固然全都会集中在德国足协学院进行。除此之外,集中在同一地方也有效地促进各部门的协同效应和交流: 如教练团、球探部门、医疗团队和数据分析,都能更快有效率地得到球队的需要有的资讯从而得出总结。
德国足协学院的负责人(Head of DFB Akademie),为年仅34的浩普特博士(Dr. Tobias Haupt)。浩普特博士在上周三的发佈会中指出,虽然德国足协学院在2021年才正式启用,但德国足协学院对未来德国足球的规划和方案也会在这两年内开始实施。他们在2019年的焦点放在四个主要课题:
– 教练课程的调整和更新;
– 特别为前职业球员而设的规划方案;
– 实施为场上个别位置而设的针对性训练;
– 促动职员间的创意和交流。
德甲
候普治博士表示他们的内部研究指出,现时德国的教练课程在培训年轻球员的技能方面,未能达至现代足球所需要的要求。
而德国足协的体育总监察斯艾列素(Joti Chatzialexiou)则在同一场合表示,以往他们让五至七岁的小朋友开始7对7的比赛,以为可以培育小孩的战术和群体意识。但後来发现这却扼杀了球员在技术上的成长: 小孩都以7对7比赛,相对各小球员有球在脚的时间少了,作出决定的机会也减少。他们已经开始改为五至七岁的小孩由2对2比赛开始的全国性改革, 到15岁之前也不会有多於9人的对赛。察斯艾列素现正与他的工作伙伴到德国各级别的职业联赛球队作全新青训模式的讲解。
察斯艾列素认为小型足球,像4人对赛,各人多了有球在脚的磨练。每人也各自多了突破、单对单对抗以及思考的机会,这有助球员们日後在技术上的发展。而这模式,也是参考街头足球文化,这种足球的磨炼曾培养出很多个人能力极强的球员。在德甲大放异彩的多特蒙德边锋杰登·桑乔,儿时也是在英国肯宁顿区(Kennington)踢街头足球长大的。
近日,德国名宿兼前德国足协的技术总监萨默尔(Matthias Sammer)表示,球坛的标语”The star is the team”(球星就是球队)完全是误导。萨默尔认为足球不只是整体,也是个人能力的运动。在週三的发佈会中,比埃尔霍夫也指出,儘管未来的训练模式还是以体系为先,但也要重视球员个别能力的发展。
德国足协学院,不只是德国足协自成立以来史上最大的建设项目,整个项目将耗资达1.5亿欧元;也是德国足球的一个里程碑,对整个德国足球体系未来发展的投资。这项大计划能否如比埃尔霍夫所说,把德国足球再推向世界之巅? 两年後便自有分解。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cosmicvan.com